【新华网】青年医生罗花南:才下高原又战武汉 哪里需要在哪里

来源: 日期 2020-03-23 08:39 点击:

“在各种防护用具层层包裹下救治患者,那种气短的感觉让我好像又回到了西藏阿里。”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副主任医师罗花南回忆起2月9日初次走进武汉病房时的感觉。

罗花南(左一)和西藏阿里孔繁森小学的学生们在一起

2月8日晚,西安交大二附院130名医护人员组成的援湖北国家医疗队抵达武汉,并受命在24小时内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C栋10楼西病区。

“花南,你们小组第一批上,身体行不行?”领队巩守平关心地问。他知道,罗花南刚刚援藏归来不久。

“没问题!”作为小组长,罗花南毫不犹豫地和其他5名医生、8名护士一起进入病区。这处新冠肺炎病区是由普通病房改造而成,50张病床已收治48名患者,其中大部分都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

罗花南(左三)在西藏阿里地区人民医院为患者做手术

“我们必须尽快了解患者的情况,调整适合的治疗方案。”罗花南和同事们立刻按专业程序行动起来,6小时后,他的防护服里早已湿透,护目镜满是水雾,但依旧不改乐观,“我发现自己还是比其他人更适应缺氧的环境,所以在‘红区’待久一点没关系。”

由于该病区的患者大多数都是合并有基础疾病的中老年患者,对他们不仅要综合施治,还需兼顾情绪与心理。罗花南说:“医患之间的充分信任非常重要。”

他所在医疗小组曾负责救治一位从ICU转来的危重症患者,该患者刚来时很不配合,常嚷嚷着“不要心电监护,要换医疗队。”

“患者55岁,接受过肾移植,慢性肾衰竭,既往有糖尿病、阵发性房颤、高血压病,病情复杂。”罗花南和同事立刻与医疗队的专家进行会诊,为了更好了解病情、打消患者顾虑,他们还联系到了患者肾移植时的主管医生。

“我本科五年在武汉科技大学学习,听得懂武汉话。”罗花南耐心地听患者讲述他的经历、担忧和需求,又为他解释肾移植和新冠肺炎治疗的矛盾如何平衡。患者最终接受了治疗方案,当治疗效果显现后,他的配合度也越来越好。

“现在患者已经出院了”罗花南说,“其实再苦再累,都是为了患者能康复,他们的一个笑容、一句肯定都能带给我莫大的幸福感。”

2月19日,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罗花南(左)为住院患者取咽拭子

3月2日,罗花南查房时发现77岁的严奶奶情绪低落,询问后得知,原来她的“老人机”没电了,自己又没带充电器,她联系不上家人,心急如焚。“谁有这款手机的充电器?”罗花南在医疗队的群里发出“求救”信息,为老人找来一个适用充电器,老人一下高兴得像个孩子。

细心的罗花南还在书写病程记录时,发现严奶奶的生日是3月3日,于是赶紧帮她订购了生日蛋糕。下班后,他从医疗队的生活物资中匀出羊肉泡馍、凉皮等具有陕西特色的礼物,还邀请医疗队领队为老人写下“钟鼓馔玉不足贵,医患和谐更为珍”的生日祝福语。生日当天,严奶奶发现每一位进到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防护服上都有“生日快乐、早日康复”的祝福字样,当大家为严奶奶唱起生日歌时,她热泪盈眶,当即拨通了家人的电话说:“医生和护士在给我过生日呢!你们放心,他们和你们一样,把我照顾得很好。”

2月29日,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罗花南查看住院患者情况

四天后,罗花南自己也收到了来自同事和家人的“惊喜”:生日蛋糕、热干面,还有女儿的加油视频——将满四岁的女儿,举着手绘的横幅,喊着“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爸爸加油、大家加油!”

“驰援武汉时,我没有哭。”罗花南说,“但是当看到懂事的女儿和支持我的妻子,眼泪真忍不住了。等疫情结束,我一定要带她们来武汉,回母校、登黄鹤楼、赏樱花。”

驰援武汉40天,西安交大二附院援湖北国家医疗队已累计救治患者89人,治愈出院68人。罗花南说,“近几天还将有10名患者陆续出院,我们病区将在月底前实现患者‘清零’。”

报道链接:http://m.xinhuanet.com/health/2020-03/19/c_1125734405.htm